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食品安全

癌症受害者要求正义,草甘膦致癌案再次受审

2022-09-02 09:49:18  来源: 食物天地人   作者:侯赏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农达中的活性成分是世界上使?最?泛的名为草?膦

  的化学物质 | 摄影:Brent Stirton/Getty Images

  文章来源 | 卫报

  作者|Carey Gillam,Aliya Uteuova。Carey Gillam是the New Lede的执行主编,也是Whitewash(2017年)和The Monsanto Papers(2021年)这两本和草甘膦相关的书的作者。

  翻译&责编 |侯娣

  01

  癌症受害者又对农达提起诉讼

  法官因其健康状况恶化裁定迅速审理

  麦克·兰德福(Mike Langford)今年72岁。2007年他被诊断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此后,他忍受了多轮化疗和干细胞移植,又历经了5次复发。现在他的胳膊和腿又出现了与化疗有关的神经病变,最新诊断表明他的癌症又复发了。

  兰福德将他的癌症归咎于长期使用农达除草剂。几十年来,他无数次在占地5英亩的加州城市别墅和湖边度假别墅周围使用背带式喷雾器喷洒除草剂。他在诉讼中称,孟山都公司(现归拜耳所有)应该告知农达除草剂的癌症风险。

  上个月,旧金山的一名法官裁定,鉴于兰福德非常糟糕的健康状况,他有权要求迅速审理他的申诉,于是审判定于11月7日在旧金山县高等法院进行。

  兰德福的案件只是即将到来的一系列案件中的一个。在这场迄今为止已经进行了七年的全国性法律斗争中,大约14万名原告声称他们因接触农达而患上了非霍奇金淋巴瘤,而他们认为应该在使用该产品时被告知有致癌的风险。

  2007年被诊断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的

  麦克·兰德福(Mike Langford)

  目前在孟山都的故乡密苏里州圣路易斯有一场审判,10月和11月分别在密苏里州和夏威夷各有一场审判。在亚利桑那州、阿肯色州、加利福尼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其他地方的法庭日历上安排的审判一直延续到2023年。

  对于原告的律师来说,新的审判标志着新的努力,他们的目标是迫使农达退出市场,或者确保在除草剂的标签上添加癌症警告。对于拜耳来说,这标志着有机会增加它目前四胜三负的审判记录。

  02

  大量原告拒绝和解,

  拜耳仍有3万项索赔未解决

  自从4年前拜耳以630亿美元收购了孟山都,它几乎立即陷入了三场代价高昂的农达审判困境中。这些案件导致投资者信心大跌,拜耳的市场估值因此下跌了40%以上,许多国家也因而面临禁止农达活性成分草甘膦的呼吁。

  2015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发现了“强有力的”遗传毒性证据以及“非霍奇金淋巴瘤与接触草甘膦之间具有统计学的显著相关性” ,因而将草甘膦归类为很可能的人类致癌物。此后不久,针对农达的第一场诉讼就被提起了。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表示,它在得出结论时审查了有关草甘膦与非霍奇金淋巴瘤联系的“所有可用研究”。尽管拜耳坚持认为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科学家是错误的,表明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草甘膦或农达会导致癌症。但在过去几年中,拜耳一直在努力解决大多数案件,向癌症患者及其家人支付费用以逃避审判。拜耳已花费或以其他方式拨出超过160亿美元用于和解和其他费用,包括在前三场审判中向胜诉的原告支付的1.3亿多美元。

  许多原告表示,他们获得的赔偿太低,拒绝了和解提议,有些人得到补偿甚至低于5万美元,这无法弥补癌症给他们带来的痛苦。

  8月4日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拜耳首席执行官维尔纳·鲍曼(Werner Baumann)告诉他们,该公司“在解决重大诉讼问题上取得了良好进展”,在输掉前三场农达审判后,最后四场审判的胜利给了公司很大的鼓舞。他说,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成功解决或以其他方式处置了约108000宗案件。他证实,仍有约3万项索赔未解决。

  “我们有足够的准备来处理当前和未来的案件,”鲍曼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说。

  不过,Susquehanna Financial Group分析师汤姆·克拉普斯表示,最新的一系列审判可能再次让投资者感到不安,尤其是如果拜耳在重大判决中败诉。

  03

  “有缺陷”的EPA评估

  这些案件主要取决于关于农达安全性的相互矛盾的科学观点,以及对孟山都内部文件的解释。原告称这些文件显示了广泛存在的腐败以及孟山都与监管机构的勾结,但被告拜耳称这些文件被断章取义。

  在这些试验中,拜耳一再使用环境保护署 (EPA)对农达主要成分草甘膦安全性的认可作为其辩护的证据。

  德国化工和制药巨头拜耳在柏林的工厂

  摄影:Odd Andersen/AFP/Getty Images

  但今年6月,联邦上诉法院宣布草甘膦有利人体健康安全的EPA评估无效,裁定EPA在确定草甘膦不致癌时没有正确遵循科学指南。[1]

  法院发现EPA官员忽视了几项重要研究,表示“EPA检查的大多数研究表明,至少在一定程度上(an at least somewhat)人类接触草甘膦与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有关”。

  法院表示,美国环保署无视科学顾问的专家建议,并使用“前后矛盾的推理”得出该化学物质“对人类健康没有风险”的结论,总体而言,EPA认定草甘膦“不太可能致癌”在多个方面存在“缺陷”。美国环保署需要在10月1日前重做这项工作。

  拜耳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相信美国环保署“将继续得出以草甘膦为主要成分的除草剂,可以安全使用并且不会致癌的结论,正如它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40多年执政中所做的那样,也会与全球其他监管机构一致”。

  拜耳指出,最近的三项大型流行病学研究表明, “实际使用中,根据其他农药的使用调整草甘膦后”,其与非霍奇金淋巴瘤总体上没有关联。此外,拜耳说,“EPA于2020年发表了自己的新流行病学研究,对更多数据进行整合分析发现,非霍奇金淋巴瘤与草甘膦之间没有相关性。”

  许多科学家说,正如IARC得出的结论,科学证据确实表明了草甘膦与癌症的相关的结论。他们还指出,EPA所依赖的许多研究都是由孟山都公司进行的研究。

  最近拜耳最重要的一个法律武器也受到了打击。它声称由于EPA——根据联邦法律行事——没有要求在农达标签上标注癌症警告,因此不能因其未能警告用户癌症风险而在州法院指控该公司。

  但迄今为止,这种方法并不成功——例如,最高法院曾两次拒绝拜耳提出的对该问题进行审查的请求。美国司法部发布简报称,拜耳的立场不受法律支持。

  加州律师布伦特·威斯纳(BrentWisner)是赢得前三场审判的法律团队成员之一,他表示,这些最近的事态发展有利于原告。威斯纳和其他原告的律师向陪审团提供了公司内部记录,他们说孟山都公司在草甘膦评估方面与EPA官员勾结,并代写了表明农达安全的科学研究。一系列电子邮件显示孟山都和EPA官员正在讨论撤销美国机构对草甘膦安全性的单独审查。

  华盛顿特区的环境保护署 (EPA) 总部

  摄影:Stefani Reynolds/AFP/Getty Images

  “孟山都不能再躲在EPA后面了,”威斯纳告诉卫报。上诉法院“证实了我们多年来一直在说的话——美国环保署没有遵循他们自己的指导方针。”(拜耳应卫报的请求对威斯纳的评论进行回应。)

  威斯纳是原告方最初领导团队的几名成员之一,他们在解决了大部分案件(如果不是全部案件)后,在休战两年后决定重新参与诉讼。与弗吉尼亚州的律师大卫·狄更斯和其他律师一起,威斯纳代表原告德韦恩·约翰逊,第一次农达审判在陪审团一致决定中获胜。

  04

  被认为无法治愈

  目前在圣路易斯进行的审判涉及三名原告:70岁的谢丽尔·戴维斯(Cheryl Davis)曾两次患有滤泡性淋巴瘤,医生告诉她这种病无法治愈;65岁的马蒂·考克斯(Marty Cox)是一名退役的美军老兵,他被诊断出患有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75岁的加里·简泰勒(Gary Gentile)也被诊断出患有B细胞淋巴瘤。他们每个人都声称由于他们的住所使用农达产品而患上的癌症。

  32岁的密苏里州居民纳撒尼尔·埃文斯(Nathanial Evans)也将很快在法庭上面对孟山都公司。埃文斯高中毕业后开始从事园艺工作,他使用草甘膦和敌草快(diquat)的混合物 Roundup QuikPro。他在26岁时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他的审判定于10月31日进行。

  即将进入审判环节的还有布鲁斯·皮德(Bruce Pied)。69岁的皮德多年来一直在夏威夷 Kealakekua经营一家咖啡和澳洲坚果农场,他用农达消灭杂草。他的母亲在2007年死于非霍奇金淋巴瘤之前,经常会帮忙喷洒农达。2012年,皮德本人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尽管治疗有所帮助,但最近他的癌症以更具侵袭性的形式卷土重来。皮德对孟山都的审判定于11月29日在夏威夷州法院开始。

  在圣地亚哥的原告弗兰克·约翰逊(Frank Johnson)比其他人幸运。他从2006年开始在自己的花园使用农达,2014年,46岁的他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他接受了四轮化疗,2015年以来他的癌症都没有复发。

  弗兰克·约翰逊

  约翰逊说,在他生病之前,他会在前院混合这种除草剂,在每年的几个月里,每月使用多达3次。他认为这是安全的,因此没有戴手套也没有穿防护服。他拒绝了拜耳的和解提议。他的审判日期原定在10月,现被重新安排在明年6月。

  “我坚信企业和社会责任,那些将利润置于人类生命福祉和安全之上的公司需要承担责任,”约翰逊说。“看到它仍然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放在货架上,我很生气。”

  05

  “这不公平”

  迈克尔·兰福德(Michael Langford)认为农达产品缺乏癌症风险警告是一种背叛。当他混合和喷洒农达时,他并不担心某些产品会飞溅或溅到他的皮肤上。

  “我不知道这些,这很荒谬,”兰福德谈到IARC将草甘膦归类为很可能的致癌物时说。“这不公平。有多少其他患有这种癌症的人处于类似情况?”

  为了防止未来诉讼的发生,拜耳表示将从明年开始停止在美国消费市场销售草甘膦除草剂。代表兰福德的律师詹妮·弗摩尔(Jennifer Moore)预测,这不会起作用。她说,除非在标签上添加癌症警告或将产品从市场上撤下,否则法律维权永不停止。

  —END—

  注释:

  [1]因忽视癌症风险和对濒危物种的危害,联邦法院撤销EPA草甘膦登记https://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2812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2/aug/23/bayer-roundup-monsanto-epa-trial-cancer-victims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