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李光满 | 从三场葬礼说开去:主子、奴才和走狗

2022-09-14 17:30:13  来源: 李光满说公众号   作者:李光满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一些中国人骨子里其实是很喜欢做奴才的,也很喜欢做走狗,有些人还为自己做不上奴才和走狗而伤心自责。但这些喜欢做奴才或喜欢做走狗的人又不愿意别人说破,也不愿意别人说他们是奴才或走狗,鲁迅先生就曾对那些做奴才或想做奴才而不得的人以及一些丧家的走狗进行过无情的嘲讽和鞭笞。

  盎格鲁撒克逊民族一直在高喊每个人、每个种族、每个国家“生而平等”,没有主子、奴才和走狗之分,你相信这是他们的普世价值吗?如果你相信,那说明你在中国是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的那部分人,因为你们有机会受西式教育,有机会被人打上思想钢印。

  我想说的是,相信所谓“生而平等”的国家、民族和个人的,最后都悲剧了,要么成为了西方的奴才,要么成了西方的走狗,要么想做奴才和走狗而不可得,于是很是伤心自责。

  其实,在盎撒民族眼里,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平等的,是分三六九等的,有人是生而有罪的,有人是生而高贵的,有人是生而为主子的,而且永远是主子,有人是生而为奴才的,而且永远是奴才,有人是生而为走狗的,而且永远是走狗。记得印度电影《拉兹》中有这么一段台词说,法官的儿子永远是法官,小偷的儿子永远是小偷。

  从戈尔巴乔夫、安倍晋三和伊丽莎白二世三场葬礼,你能看出谁是主子,谁是奴才,谁是走狗吗?

  苏联解体后,美国和西方舆论对戈尔巴乔夫一片赞美之声,他们不说他搞垮了自己的国家,不说他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和政党,不说他对西方摇尾乞怜地跪拜,而是称他为真的武士,表扬他以一人之力结束了冷战,终结了一场世界性、世纪性的人类灾难,完成了整个西方、整个北约奋斗了数十年而无法完成的壮举。是的,他们把戈氏包装成一个英雄,一个大大的英雄,还授予他美国自由勋章和诺贝尔和平奖,这么高的荣誉显然是戈氏应得的。

  然而奇怪的是,这样一位苏联民主运动英雄死后却没有获得相对应的尊崇,他的葬礼冷冷清清,除了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世界上竟然没有一个国家领导人参加,也没有一个著名政治家参加。显然,那些曾经在戈氏奉献的饕餮盛宴上大嚼的西方国家现在改变了态度,现在的戈氏就是一个叛徒,参加戈氏葬礼对他们国家、民族、家族和个人无疑是一种玷污,他们绝不会去他的葬礼上对他脱帽致敬。他们在骨子里是十分鄙视这个背叛自己国家、民族的人,哪怕这个人曾给给整个西方带来巨大的财富,让他们在一桌饕餮盛宴上啃食数十年。

  是的,叛徒是不配得到尊重的,哪怕你曾担任过一个超级大国的领导人,哪怕你曾获得过诺贝和平奖,你也不配,就是你的的敌人也不会向你脱帽致敬,戈氏这种叛徒这种奴才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被主人厌恶地一脚踢开,没有祖国,没有民族,没有政党,孤零零地被遗弃在历史的尘埃中。

  安倍晋三的结局要比戈尔巴乔夫好一些,因为他除了为美国服务,还为自己的国家服务,他既是美国的一个奴才,还是一个自己国家的看家犬。日本人认为自己早已脱亚入欧,变成了一个生在亚洲的欧洲国家,是七国集团中唯一的亚洲国家,又是美国的忠实盟友。当日本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当安倍晋三去世时,日本人自认为他可以得到全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的尊敬,可以为他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并借此赢得国际社会的尊敬、提升日本的国际影响力。

  然而奴才终究是奴才,走狗依然是走狗。这场还没有进行的葬礼现在变得尴尬起来,首先是美国总统拜宣布不会出席安倍晋三的葬礼,只会派副总统哈里斯参加,由于拜登不参加,西方国家至今没有一个国家表示会派国家或政府领导人参加。不过美国副总统能够参加也让安倍晋三有些殊荣了,因为这个待遇是戈尔巴乔夫所没有享受到的,安倍晋三显然已经是比戈尔巴乔夫高一等的奴才和高一等的走狗了。

  其实日本如果往深里想一想就会释然,甚至会感到飘飘然。日本虽然披了一件七国集团的外衣,却遮不住自己那身亚洲黄种人的肤色,无论你如何脱亚入欧,如何融入欧美,你永远也变不成盎撒民族,在盎撒民族的眼里,日本永远只是一只低贱的走狗,一个只适合跪着服务的奴才。

  当然安倍晋三与戈尔巴乔夫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戈尔巴乔夫如同一块嚼得没有任何味道的口香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因为苏联已经解体了,国都不存在了,还要你这个奴才干什么呢?因此被吐掉是必然的。

  然而日本则不同,美国仍然需要日本为美国看家护院,帮助美国遏制中国。因此,戈尔巴乔夫的葬礼美国没有派任何官员参加,而安倍晋三的葬礼则派了副总统参加,或许这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做稳了奴才和没有做稳奴才的区别了。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整个欧美社会对伊丽莎白二世是真的感到如丧考妣,那歌颂赞美绝对是真诚的,发自肺腑的,美国总统拜登在第一时间宣布将和第一夫人赴伦敦参加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媒体还传出消息,美国在世的其他总统也都可能去伦敦参加伊丽莎白二世葬礼,这阵仗可不是戈尔巴乔夫和安倍晋三所能比的。

  尽管英国还没有说到底派不派或者到底会派谁去参加安倍晋三的葬礼,但日本天皇和首相都抢着宣布将去伦敦参加伊丽莎白二世葬礼,日本天皇和首相同时宣布参加一场葬礼,这恐怕是从未有过的事,日本为什么要如此卖力地向英国表达忠心呢?

  如果算上英联邦成员国领导人、欧洲各国领导人以及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参加,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可能会成为一次参加外国领导人最多、真正体面盛大的葬礼。真的是因为伊丽莎白二世的人格征服了这个世界?还是因为这个世界仍然是一个殖民者的世界?或者是因为日不落帝国虽然已经崩溃,但英国殖民者的幽灵还在?

  或者,无论是爱尔兰还苏格兰,无论是加拿大还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无论是英国从前的殖民地还是英联邦成员国,其实都没有摆脱英国的阴影,都仍然活在大英殖民帝国的幽灵里?或者,盎撒民族背后的那个幽灵仍在操纵着掌控着一切?

  当看到中国大陆一些精英群体为伊丽莎白二世哭灵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知道,其实很多人、很多国家、很多民族都被盎撒民族、被旧有的殖民宗主国打上了思想钢印,哪怕是那些已经独立的国家和民族,哪怕是曾经被英国侵略、蹂躏、掠夺、鄙视过的国家,他们都对英国、对盎撒民族产生了某种依赖症,没有了主子,就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日子了,没有了主子,就不知道怎么做奴才了,没有了主子,就不知道怎么做走狗了。

  伊丽莎白二世死了,那些哭丧的,吊唁的,追悼的,比自家死了亲娘老子还要伤心,英格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那是真的死了自己的君主女王,美国那是真的死了自己的老祖母,其它国家那是哭啥呢?中国那些公知们又是哭啥呢?他们真的是那些想做奴才而没有做上、想做走狗而没有做上的人吗?

  我看到香港有些民众为伊丽莎白二世送花、守灵、痛不欲生,伊丽莎白在位时,给过香港人真正的自由吗?给过香港人真正的繁荣和幸福吗?其实香港在英国人眼里就是一块殖民地,香港人就是这块殖民地上的奴才,可那些香港人为什么还要为从前的宗主国吊丧呢?

  我们还真别不相信,这个世界真还就有等级,正如印度的种性制度虽然已经从法律上消除,但在印度社会却仍然普遍存在。在盎撒民族的认知里,这个世界永远是一个充满等级的世界,盎撒民族永远生存在人类社会金字塔的顶端,是掌控世界财富和人类命运的神灵,其他国家和民族则是这座金字塔的基座,是奴隶,是奴才,是蚁族,是贱民,是永远被踩踏在脚底的低贱的种族。

  戈尔巴乔夫背叛自己的国家、民族和政党,投靠在盎撒门下当一条狗,最终依然没有被接纳为盎撒的一个平等的成员,安倍晋三一直在为美国当好一条忠心耿耿的看门狗,最终也没有欧美国家的领导人去他的葬礼上脱帽鞠躬,走狗就是走狗,奴才就是奴才。

  三场葬礼,让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个世界要砸碎盎撒民族的思想钢印,要真正独立自强起来,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夜还很长,路也还很长。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首先要变的是什么?是自甘做奴才的思想,是自甘做盎撒民族奴才的思想,是以做盎撒奴才为乐、为荣、为追求的思想,是那枚刻在大家思想深处、难以拨掉的钢印。

  戈尔巴乔夫是一个叛徒,也是一个奴才,安倍晋三是一条为美国看家护院的走狗,也是一个奴才,世界上还有多少这样心甘情愿做美国、英国奴才,想而且愿意做盎撒民族奴才的人呢?

  三场葬礼,体现的是这个世界丑陋的真相,透出的是人类社会的悲哀,人人平等?民族平等?国家平等?在英国女王华丽典雅的仪式之下是流淌不尽的血泪,是殖民者对殖民地人民的杀戮、掠夺、奴役,是累累白骨,是沾满血肉的皮鞭和从土著人身上剥下来的人皮,是英国贵族们的纵情享乐和殖民地人民在皮鞭下无休止的劳作。

  戈尔巴乔夫死了,他给盎撒民族奉献了一桌饕餮盛宴,安倍晋三死了,他给盎撒民族奉献了一条围剿中国的铁链,伊丽莎白二也世死了,她给她的盎撒祖先奉献了几乎一个世纪的尊贵和优雅。

  生而平等?普世价值?果然是盎撒民族送给世界的一桌丰盛大餐,只是这是一桌有毒的大餐。

  你是想做奴才,还是想做走狗?或者说,你还有过想当主子的时候吗?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