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刘润为:千万不要忘了帝国主义是帝国主义

2022-09-23 08:25:34  来源: 红色文化网   作者:刘润为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9月14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批准《台湾政策法案》,全面突破“一个中国”的底线。此案若获国会通过、总统签字,中美关系出现大倒退就是十有八九的事。

  有人说美国疯了,这话没错。特朗普、蓬佩奥是疯子,拜登、佩洛西也是疯子,甚至把美国的内外政策推到了更加疯狂的地步。又有人说,再忍它二、三年吧,保不定下届政府会好一些呢。在这里,我们要提醒这些善良的人们:这种想望未免天真。甭说下届,就是下八届也指望不上,只能是一届更比一届疯,因为美国政客的这种疯,主要不是个人器质上、精神上的原因,而是资本主义病灶持续恶化的反映。

  什么是资本主义的病灶?就是人们常说的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与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的矛盾。据说,自由经济学家们喜欢拿面包说事,例如什么只有做大面包才能分好面包之类。我们也不妨把整个社会的生产、消费比作一个面包作坊。面包生产出来要吃掉,才能进行再生产和扩大再生产。但是面包作坊的老板(资本的化身)却把面包搂在自己怀里,只给工人们那么一点点。很明显,纵使老板有一个猪八戒的胃,他也吞不下那么多面包。于是,面包越聚越多。这样一来,还怎么进行生产和扩大再生产?而工人们呢,则是食不果腹、家有饥儿。惨淡如此,还怎么能有心气和力气去做大面包呢?长此以往,社会生产终究要难以为继,工人们夺取面包作坊是迟早的事。今天不夺,明天不夺,后天必定会夺,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判定这个基本矛盾将不可避免地把资本主义制度拖到灭亡的深渊。

  后来,列宁在考察资本主义的历史特别是它的新变化以后,又把资本主义划分为自由竞争阶段和资本垄断即帝国主义阶段。帝国主义阶段的本质特征是金融资本上升到统治地位,从而把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推到更加对抗的程度。正如列宁所说:“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商品生产虽然依旧‘占统治地位’,依旧被看作全部经济的基础,但实际上已经被破坏了,大部分利润都被那些干金融勾当的‘天才’拿去了。这种金融勾当和欺骗行为的基础是生产社会化,人类历尽艰辛所达到的生产社会化这一巨大进步,却造福于……投机者”。结果是资本更加集中,实体经济不断遭到破坏,虚拟泡沫经济日益膨胀,财富分配急剧两极分化,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人的本质被极度扭曲。所有这些,把人类社会弄得不成其为人类社会。因此,列宁说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即最后一个阶段,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

  特别是自上世纪八九十之交起,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进入低潮。 于是金融垄断资本沾沾自喜、弹冠相庆,以为这个地球已经成为它们的一统天下,从此再无阻碍,从此任其纵横践踏。结果是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它们就把资本的扩张推到前所未有的疯狂程度,因而也把它的寄生性、腐朽性和垂死性推到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这就是2008年爆发,至今依旧深不见底的金融危机。让我们来看一看列宁概括的“帝国主义五大特点”的新变化吧:(1)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已经集中到以华尔街金融寡头为代表的几十家跨国公司,资本垄断无以复加。(2)除了一些高科技之外,美国已经不屑于实业经营,而是靠美元的垄断地位坐享其成。据美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21年底,美国在全世界的债务已达53.3万亿美元,其中18.1万亿美元用于进口各国物资,以满足他们国内的消费需要。(3)资本输出远不止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几乎成了掠夺世界的唯一方式。还是据美国商务部数据,截至2021年底,美国共拿出35.2万亿美元到世界各地“投资”,从而控制了相关国家的各类资产。(4)“瓜分世界的垄断联盟”已经发展到美国一家独大的地步,英德法意等老牌帝国不得不低眉顺眼、俯首称臣,如制裁俄罗斯这类明知自己吃亏的事儿,也不得不跟着美国去干。(5)对于世界,已不存在瓜分的问题,而是美国一家企图独吞,稍有不从,便毫不含糊地报之以枪炮,伊拉克、南斯拉夫、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等等,莫不深受其害。

  扩张,扩张,永无休止的扩张!扩张就是金融垄断资本的命。这个过程一旦停止,它的生命也就寿终正寢。然而,金融垄断资本越是扩张,它的病灶就越大,离死亡就越近。这就是金融垄断资本不可解脱的怪圈。如今,金融垄断资本的扩张已经几近山穷水尽:能搜刮的都搜刮了,能收割的都收割了。据2017年有关机构发布的报告,在美国国内,最富有的400人拥有2.68万亿美元的财富,比低收入的2.04亿人(占美国人口64%)的财富总和还多;在全世界,“八大富豪身家竟等同于36亿贫穷人口的总财产,占全球总人口一半。”毫无疑问,这也意味着金融垄断资本已经到了病灶恶化、行将就木的地步。而今而后,要想苟延这个绝症患者的生命,一是零剥碎割已经无济于事,它必须吞噬中国这块最大的肥肉。什么《台湾政策法案》,什么制造南海紧张局势,这仅仅是开始,更凶恶、更疯狂的乱华侵华招数还在后头。二是时不我待,晚了就要没命。在他们看来,什么“渗透”、“西化”、“和平演变”之类,效果不佳,耗时太长,远水解不得近渴,现在必须来硬的。这——,就是美国无端寻衅中国,而且得寸进尺、步步进逼的最为深刻的经济社会根源。

  必须肯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在与美国打交道的过程中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是比较之下,美国则是获利更多。别的更大的利益不说,单是为了帮助美国渡过金融危机,中国就购买了巨额美国国债和其他证券(包括有毒证券),有人甚至还把此举提到了“视人之国若视其国”的高度。但是美国领情吗?不领情的,因为统治那里的金融寡头本来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因为那里的金融垄断资本本来就是填不满的无底洞。有人说,敌对是双方互动的结果。只要我们不把美国当敌人,美国就当不成中国的敌人。这未免有些太“自我”、太一厢情愿了。《伊索寓言》中的那只小羊,压根就没有与狼为敌的念头,但这并不能避免被狼吃掉的命运。

  问题就是这么严峻地摆在中国人民面前:

  中华民族要复兴,帝国主义要扩张。

  中华民族复兴,必然成为帝国主义扩张的最大障碍;帝国主义扩张,必然破坏中华民族复兴。

  不战胜帝国主义,中国灭亡;不灭亡中国,帝国主义灭亡。

  中国要构建“天下为公”的美好世界,美国要构建“唯辟作福、唯辟作威、唯辟玉食”的资本专制世界。

  这就是狭路相逢,这就是必须过的坎儿!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就曾告诫人们:“那种认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已经过时的观点,是完全错误的,非常有害的。”“ 这个问题,到了大呼特呼的时候了。”令人遗憾的是,言者谆谆,听者寥寥。多年来,我们似乎在帝国主义过时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的不敢再提帝国主义这个字眼,有的则指鹿为马,把帝国主义看成世界安宁的守护神,引导全人类进步的灯塔,行侠仗义的罗宾汉,帮助中国发财的赵公元帅。应当说,数十年来,我们的不少失误和挫折都与这种错误的认识直接相关。

  看到中国对美国的蛮横行径做出一点反击,有的人就慌了,忙不迭地站出来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跟美国闹翻,因为那会葬送中国的开放大业。必须指出,这是由扭曲的开放观得出的完全错误的结论。一、开放是什么?是广交朋友、互通有无、互利互惠,而不是去抱强势者的大腿。依附式的开放、开门揖盗式的开放,李鸿章干过、袁世凯干过、蒋介石干过,我们不干!二、不是中国要跟美国闹翻,而是美国像牛二纠緾杨志那样非跟中国闹翻不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又能怎样呢?三、开放对象所在多有,并非美国一家。君不见“一带一路”,没了美国不是照样干得风生水起吗?干嘛非要一棵树吊死人呢?三、对美国这类无信无义之辈来说,以弱势求开放根本靠不住。只有在双方取得相对均势的情况下,才可能有平等意义上的相互开放。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国向中国开放了吗?没有,有的只是门户封锁。如果没有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的胜利,如果美国在国际事务中无求于中国,能有中美关系正常化吗?没有中美关系正常化,中国即使再开放,能得到美国的正当呼应吗?看来,进行正确开放观的教育是非常必要的。

  总之,我们要感谢美国政客,感谢他们提供《台湾政策法案》,因为这终于剥去了强盗的伪装,将其狰狞面目赤裸裸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因而从反面“教导”中国人民:帝国主义就是帝国主义,过去是帝国主义,现在是帝国主义,将来还是帝国主义,只要是它还没有去见上帝,永远都是帝国主义。对于它,规劝没有用,躲避没有用,妥协退让没有用,横竖它都是要吃人的。应对它的唯一办法就是斗争,针锋相对的斗争,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斗争。不是战斗,就是死亡,问题的提法必须如此。当然,在这种斗争中,我们也要付出代价,尤其是经济科技发展方面的代价,甚至要准备过上几年苦日子,但是这一切都无足轻重,有道是风雨过后是彩虹。

  2022年9月17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